日前,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研究了扎實促進共同富裕問題,習近平總書記發表重要講話,指出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特征,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

 

會議還帶火了一個詞“三次分配”,比如:“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安排”;“形成中間大、兩頭小的橄欖型分配結構”;“合理調節過高收入,鼓勵高收入人群和企業更多回報社會”。接下來“公平分配”將成為主流,會議剛剛過去幾天,“共同富裕”就已經從文件走向現實。

 

1.jpg

 

什么是共同富裕?它和平均主義沾邊嗎?

 

對此,政信投資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何曉宇強調,共同富裕不是同步富裕,也不是劫富濟貧,更不是平均主義,是制度保障下的共同富裕。

 

“共同富裕”是央財第十次會議提出來的,會議對“共同富裕”的第一個補充定義就是“共同富裕不是均等富裕”,這種把“共同富裕”說成是平均主義的言論,就是明目張膽的歪曲官方文件。

 

何曉宇分析,共同富裕有兩個目標,一個是“保底”,另一個是“提高”。“保底”就是為所有人提供必要的社會保障,讓民眾擺脫對衰老、失業、疾病和匱乏的恐懼。“提高”就是提升民眾的收入能力,讓所有人能夠依靠自己的能力獲得更多的收入。換言之,共同富裕不是要把高收入群體的收入拉下來,而是要把低收入群體的收入提上去。

 

共同富裕下,“居者有其屋”指日可待

 

人民日報曾經針對房地產的共同富裕發表過評論文章,其中提到,房地產市場的發展,說到底要貫徹“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房地產市場的調控,最終要緊緊圍繞共同富裕這條主線展開。 從現在的房地產發展趨勢看,一方面在削弱房地產投機暴富的邏輯,另一方面也在保障普通百姓的安居樂業。讓這種差距逐漸縮小化,未來樓市調控必將朝著“居者有其屋”的目標進發。 具體來看,比如“頭部城市”的一線高價學區房,這種不符合時代主題的畸形產物,一定會被解決掉。房子首先要回歸居住屬性,其次才是金融屬性。

 

2.jpg

 

反壟斷有助于共同富裕

 

其實“共同富裕”和我們每個人都息息相關,而“三次分配”則是實現共同富裕的途徑。與二十多年前提出的老概念不同,新時代的“三次分配”中,初次分配是在國家牽頭的反壟斷下追求效率,這與過去的“由市場按照效率優先分配”不同,如今大企業的“規模”就等于間接“封殺”小企業的生存空間,“反壟斷”能激發更多新興企業出現,也讓小企業更具創造力。

 

壟斷會產生一系列負面影響,導致效率損失并影響公平,各國政府會針對性地實施反壟斷措施,19世紀至今先后形成了三輪反壟斷浪潮。 第一輪反壟斷針對資源優勢形成壟斷的巨頭,始于19世紀末,伴隨一戰開始暫告段落,本輪反壟斷源于巨頭肆意并購、壟斷價格以及壓榨勞工引發的社會矛盾,最終以多個巨頭的拆分為尾聲。

 

第二輪反壟斷針對擁有技術優勢的科技巨頭,始于二戰后,于80年代迎來高潮,伴隨2000年美國互聯網泡沫到來告一段落。 當前我們正處于第三輪反壟斷浪潮中,主要針對擁有數據要素優勢的數字經濟巨頭。近兩年,谷歌、Facebook、亞馬遜等數字經濟新型巨頭的崛起引發的價格壟斷、惡意收購以及數據隱私濫用等問題引發關注并在全球范圍內先后遭遇反壟斷調查,國內數據平臺的反壟斷問題也成為近期關注的焦點。

 

何曉宇認為,反壟斷對促進共同富裕有重要意義。促進更公平有效的市場競爭機制,改善行業競爭格局,有助于企業進行技術創新和再投資,釋放經濟活力,也有助于建立良好的激勵機制,引導企業良性發展,形成不同經濟部門的良性循環,改善我國發展不充分和不平衡的問題,從而推動共同富裕。

 

富人回報社會有利于促進社會和諧

 

招商銀行聯合貝恩公司發布的《2021中國私人財富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可投資資產在1000萬元人民幣以上的中國高凈值人群數量達262萬人;預計到2021年底,中國高凈值人群數量將接近300萬,而這部分人掌握的可投資資產總規模接近84萬元億人民幣。

 

?而胡潤研究院發布的《2021世貿港珠澳口岸城——胡潤全球富豪榜》顯示,中國擁有10億美元的企業家達到1058位,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擁有1000位已知10億美元企業家的國家。

 

對此,政信投資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何曉宇表示,富人關懷社會、崇尚公益、接濟弱勢群體有利于緩解矛盾,促進社會和諧,這對富人又是最大的安全。富人的責任與安全其實很難分開,就像守法與安全互為依存道理是一樣的。